• 打開微信掃一掃

    即可分享朋友圈

香水代理商美緹因走私被罰2億元、女老板獲刑13年

中國美妝網 2019-02-19 14:11:13 2071

日前,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公布了一樁高端香水走私案的一審判決書。號稱國內最大香水代理商之一的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緹公司)逃避海關監管,3年內在131票貨物中低報價格走私進口香水,偷逃應繳稅額共計人民幣5715萬余元。


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以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一審判處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罰金人民幣2億元;判處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張玫有期徒刑13年。


據悉,美緹公司成立于1997年,2010年國內年銷售額和轉口貿易額雙雙達到5億元,鼎盛時期手握40余個品牌,包括Chloé(蔻依)、Bulgari(寶格麗)、Salvatore Ferragamo(菲拉格慕)等,一度被認為是國內最大的香水代理商。據該公司某員工提供的信息,美緹公司在全國約有200余個店鋪,創始人張玫曾稱,美緹公司占有國內香水市場70%的份額。


案發:海關通報破獲特大走私香水案


2017年1月,北京海關宣布經過近8個月偵辦,最終破獲一起走私進口香水案,抓捕犯罪嫌疑人3名,扣押非法所得人民幣4400余萬元。經初步認定,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逃避海關監管,以低報價格走私進口香水涉嫌偷逃稅款5000余萬元。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中就有該公司的創始人及法定代表人張玫。




2016年4月,北京海關在實地稽查中發現,美緹公司從海外廠商購入香水后,并未直接進口到內地銷售,而是通過委托物流企業在香港中轉,再以物流公司名義向內地另一家公司發貨。名正言順的代理經銷商,為什么不將香水直接運到境內銷售,還要舍近求遠繞道香港轉關進口呢?會不會是“洗單”?


所謂“洗單”,是指走私分子與境外不法中轉商勾結,在貨物轉口進境時,由中轉商隱匿原始單證,以中轉商的名義開具虛假單證提供給走私分子在國內報關時使用。這樣就把高價值的商品“洗”成低價商品,把數量大的商品“洗”成數量小的商品,把稅率高的商品“洗”成稅率低的商品,把貿易管制的商品“洗”成非貿易管制的商品,從而致使國家稅款流失、貿易失控。


因而,整治“洗單”成了中國海關打擊價格瞞騙工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海關工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時曾介紹,比如說100塊錢的東西,正常交完關稅以后應該值184了,他按50元報,那么他交完稅也就變成90多塊錢。這樣他們向國家交的稅也減少了一半。


在懷疑美緹公司“香港洗單”后,海關開始調查。最終海關發現,從歐美廠商購買的香水發到香港后,由香港一家貿易公司委托當地物流公司將貨物重新拆單組貨,再賣給北京的經銷商,但報關的價格竟然只有實際價格的二分之一。


此外,海關工作人員在所謂香港公司與北京涉案公司的交易單證上,還發現了雙方蓋的印章。按照常理,如果作為賣方的香港公司的印章出現在作為買方的北京公司里,涉案公司偽造報關文件的事實就可以確認無疑了。最終,海關人員找到了這枚關鍵的印章。



法院認定:3年偷逃稅款5700多萬


北青網記者從公布的一審判決書中看到,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3月至2016年4月,被告單位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作為分銷商向寶格麗愛爾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格麗公司)、菲拉格慕香水公司(以下簡稱菲拉格慕公司)采購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等產品,并將貨物自意大利共和國運至中國香港。


期間,經作為美緹公司執行董事、被告單位北京亞信華泰商貿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信華泰公司)實際出資控制人和香港PEAKSTAR公司董事長的被告人張玫決定,美緹公司、亞信華泰公司以從香港PEAKSTAR公司采購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的名義,由時任亞信華泰公司營運總監的被告人史春光組織實施進口行為,并安排時任亞信華泰公司進口助理的被告人張某制作并使用香港PEAKSTAR公司給亞信華泰公司開具的發票等報關單證,以低報價格的方式將事先運抵香港的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向北京海關申報進口,涉及131票貨物。經計核,偷逃應繳稅額共計人民幣57158613.71元。


庭審時女老板稱自己無罪


判決書中顯示,當時海關抓獲的嫌疑人一共3人,一個是美緹公司法定代表人張玫,一個是亞信華泰公司營運總監史春光,還有一個是亞信華泰公司的營運部進口助理張某。


據媒體報道,高中畢業以后就赴美國念書的張玫一直對香水行業情有獨鐘。后來她認識了來自中國臺灣的陳碧山并結婚。夫婦倆1996年決定回國創業,代理銷售國外高端香水。他們拿到的第一個代理權就是美國籃球巨星喬丹的品牌香水的中國代理權。


經過2年的努力,喬丹香水打出知名度。此后科蒂香水集團也宣布選擇美緹公司作為自己的代理商,寶潔則將旗下的著名香水品牌HugoBoss(雨果博斯)的代理權交給美緹公司。案發前,美緹公司已經擁有包括Davidoff(大衛杜夫)、JenniferLopez(詹妮弗·洛佩茲)、HugoBoss(雨果博斯)、Guess(蓋爾斯)、CavinKlein(卡爾文克萊恩)等在內的數十個國際知名香水品牌的中國內地獨家代理權,也獲得了許多國際知名彩妝、護膚品牌的獨家代理權。


張玫曾稱,美緹公司占有國內香水市場70%的份額,美緹公司與恒城實業、穎通共同被稱為國內三大進口化妝品代理商。



該案審理時,除了張玫等3人外,檢方還將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和北京亞信華泰商貿發展有限公司也列為被告。而在庭審中,2家公司均對檢方的指控提出了異議,表示單位無罪。


與史春光和張某表示認罪不同,張玫稱自己無罪。張玫及其代理人提出涉案貨物的真正采購方是在美國注冊的ADE公司,不是美緹商貿公司,ADE公司于1993年在美國注冊成立,在美緹公司成立之前張玫就使用ADE公司的名義在中國和香港從事化妝品經營活動。美緹公司沒有進出口權,只是一個向中國零售商渠道供貨的內貿公司。美緹公司、香港PEAKSTAR公司、亞信華泰公司雖然都是其控制的關聯公司,但并非為犯罪設立的空殼公司,涉案的每筆交易的主體清晰,單據流、物流、貨流都沒有混同,公司沒有犯罪意圖,也沒有低報價格,不構成刑事犯罪。


海關報關價格為真實價格的一半


檢方出具的張玫供述稱,美緹公司、亞信華泰公司、香港PEAKSTAR公司都由其負責經營管理,辦公地點都在富力中心。而ADE CHINA不是一家公司,是上述公司的統稱。


被告人史春光曾供述稱,亞信華泰公司進口貨物的報關價格是向外商采購貨物真實價格的55%到60%之間。


被告人張某的供述稱,其主要工作職責是制作進口單據,包括發票、箱單、合同、報檢文件及進口環節費用的付款申請等。進口部的同事通常會把產品清單和廠商的貨物發票、箱單發過來,其把產品清單里面的貨物編號、英文描述、中文名稱、規格、數量復制粘貼到一個模版里,然后找到產品的零售價。這是一個人民幣價格,按照零售價乘以0.015計算得出報關發票的申報價格,幣值直接改為美元。報關發票中表頭是香港PEAKSTAR公司,然后在發票和箱單上加蓋亞信華泰公司公章,在合同上除了加蓋亞信華泰公司公章,還要加蓋賣方PEAKSTAR公司公章,并將上述報關材料提供給報關公司。香港PEAKSTAR公司的公章是財務經理劉某給的,一直由其保管。


取保受審期間曾用另外身份辦理出境手續


從公布的一審判決書中北青網記者還了解到,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張玫于2016年4月27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關村海關緝私分局羈押,次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海關緝私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日被該局取保候審。在其取保候審期間,張玫多次未經批準離開居住地。2016年10月9日,張玫以隱瞞的另一身份向出入境管理局申請辦理出入境手續,有負案在逃重大嫌疑,2016年11月23日張玫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30日被逮捕。


法院判決:兩公司被罰2.6億,女老板被判13年


四中院審理后認為,被告單位美緹公司、亞信華泰公司及被告人張玫、史春光、張某以單位名義,在進口貨物過程中違反國家法律、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5715萬余元,二被告單位的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張玫系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史春光、張某系單位犯罪中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三被告人的行為亦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指控被告單位美緹商貿公司、亞信華泰公司及張玫、史春光、張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


被告單位美緹商貿公司、亞信華泰公司及被告人張玫、史春光、張某所犯走私普通貨物罪,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予懲處。在單位犯罪的責任人員中,張玫作為美緹公司的執行董事、亞信華泰公司的實際出資控制人,制定并決定走私的具體交易環節和低報價格的計算方法,在走私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史春光作為亞信華泰公司營運總監,負責走私的具體分工實施,并直接安排張某制作虛假報關單據,在走私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作用地位低于張玫;張某作為亞信華泰公司進口助理,負責報關事務,是虛假報關單據的制作者,在犯罪中處于從屬地位,系從犯。鑒于史春光犯罪后經偵查機關電話通知到案,并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認定具有自首情節,并自愿認罪認罰,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依法可對其減輕處罰。鑒于張某系從犯,并自愿認罪認罰,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依法可對其減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對于史春光的辯護人所提史春光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經查屬實,本院予以采納,并結合其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及悔罪表現,在具體量刑時予以充分考慮。對于史春光的辯護人所提其他辯護意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故法院不予采納。對于張某辯護人所提張某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經查,偵查機關出具的到案經過證明張某到案不具有主動性,不能視為自動投案,故法院對此節辯護意見不予采納。對于張某辯護人所提其他辯護意見,經查屬實,法院酌予采納。



據此,四中院做出一審判決,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被告單位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犯罰金人民幣2億元;判處被告單位北京亞信華泰商貿發展有限公司罰金人民幣6000萬元;判處張玫有期徒刑13年;判處史春光有期徒刑5年;判處張某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鏈接:多名員工討薪獲得法院支持


據北青網記者從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上搜索發現,因美緹公司拖欠了公司員工數個月的工資以及各類津貼、社保等,在多次討薪無果后,10多名員工提起勞動仲裁,最終仲裁結果為美緹公司支付員工工資及各種報銷款,然而,美緹公司對仲裁結果不服,將員工告上法院。


記者在一份2016年10月的判決書中看到,美緹公司訴稱,公司2016年4月因配合海關調查,賬戶被查封,導致無法發放員工的工資和報銷款,因此要求判令其于賬戶解凍之日支付,公司表示自己并非故意拖欠被告員工工資,確屬于客觀原因無法發放。而被告員工則表示,原告從未提供賬戶被查封的證據,且公司已經變更了收款賬號,還存在業務款未結清的情況。


最終法院判決美緹公司支付拖欠的工資和報銷款等。10多份判決中,賠償金額最多的7.6萬元,最少的1萬元。



來源:北青網

責任編輯:謝仁慧



明星自創美妝品牌,人傻錢多?

美妝產品要獲得FDA專業認證,需要怎么做?

到2027年,全球男士理容市場或超2238億美元

香水代理商美緹因走私被罰2億元、女老板獲刑13年

精彩評論

主營業務

紙媒| 展會會議| 新媒體

友情鏈接申請

(要求百度、谷歌收錄正常,美容化妝品相關,br>=1,pr>=2 郵件聯系:[email protected]

聯系我們
客服:020-31235247
廣告合作:020-31235247 用戶交流群:565651725
微信公眾號:中國美妝網
2元
選擇付款方式:

去支付寶支付> 生成二維碼

android在线棋牌 彩票中奖秘籍100%中 分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手球超级联赛直播 哪里买云南时时 青海快3十大规律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网页 体育彩票最晚投注时间 3v3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牛牛看牌四张抢庄 后三包胆规则 新彊福彩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 万人老虎机破解版下载 网上写作赚钱被骗 678龙虎电玩城 河北快三规则